他山之石

首页 > 研究中心 > 他山之石 > 大咖视角

大咖视角 | 王国斌:为何先浮起来的是垃圾

浏览:

2019-04-12 09:08:58

类型:

大咖视角

作者:华闻期货

文章来源:

前日,中泰证券研究所举行2019年春季策略会——天道有盈虚 冬去待春来,君和资本创始合伙人王国斌先生欣然接受我的邀请,作为本次盛会的主讲嘉宾,发表了题为《中国企业未来的机会》演讲。王总每次演讲能体现其独到的视角、犀利的观点和深厚的专业功底,此次也不例外。


他认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三个核心驱动力量分别是城市化、全球化和科技进步——这正是中国企业未来机会之所在。他表示,资本市场第一次听到尊重市场的监管声音。所谓尊重就要尊重人性,就要公开、公平、公正的对待每一个人。尤其要认识到,贪婪、恐惧、投机、希望都是市场内生的,是资本市场整个系统运行的一部分,也是推动资本市场进步的原动力。


我尤其喜欢他以下的这段话,非常契合A股市场的起伏特征:一条河里干了很长时间,一点点水流进来的时候,浮起来的先是垃圾。只有水越放越多的时候,小船大船才慢慢的浮起来,然后才能往前走,垃圾就没人关注了。



以下根据王国斌先生的演讲实录整理:


谢谢中泰证券,谢谢李迅雷总,邀请我来演讲。


陆老师刚刚讲了城市的问题,我看过他的《大国大城》,恰好他今天讲的很多内容,在我的演讲里面多多少少涉及到。


我先讲个故事,今年一过完春节,我回来以后很多人问我怎么这么黑?因为我去非洲看黑猩猩了。黑猩猩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200万年以前,我们的祖先跟黑猩猩在各自演化的道路上发生了分离,但是我们人很多方面还保留着黑猩猩的一些活动性质,观察黑猩猩可以发现早期人类的一些特点。这些我去非洲观察的黑猩猩,是一个日本的女科学家在1965年开始发现的,她在非洲的丛林里跟它们培养了20多年的感情,它们才对人类不害怕,人类现在才可以近距离观察它们。


黑猩猩的社会跟我们人类很多活动非常相同,它们的合作跟冲突,它们的联盟和背叛,还有他们之间的友爱与时不时的暴力,都是一个群体的活动,纪录片《王朝》里有充分体现。我们这次是近距离观察黑猩猩。群体里面也有很多政治,包括黑猩猩的首领与二把手之间的合作,二把手为了有机会成为一把手,对其他黑猩猩的关照和尊重,都能近距离观察到。


从黑猩猩这里我得出了自己的一个启发,我觉得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三个核心驱动力量分别是城市化、全球化和科技进步。


我们人类演变到今天,已经足够证明了城市的胜利。面对面的人类交流,多元化的碰撞,是人类进化、进步的引擎。从黑猩猩身上我们可以想象到人类在200多万年以前,从山地和丛林直立走向非洲大草原,这就是城市化的开始。黑猩猩是每天流动的,不定居的,我们今天在一个地方能找到它们,第二天很可能花3、4个小时才能在另外一个地方找到它。


但是我们人类从丛林走到非洲大草原的时候,就开始逐步定居了,那时候的村庄,也就是当时最大的城市。可以理解我们人类走向非洲大草原就是城市化的开始,我们祖先为生存而拼搏的结果塑造了整个城市,从走出非洲到主宰地球,就是整个人类城市化和全球化的全面跨越,没有人类的城市化和全球化,也没有人类今天的文化进步。


所以城市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与最美好的希望,这是《城市的胜利》这本书里提到的,大家有机会看看陆老师的《大国大城》。城市让我们变得更为富有、智慧、健康、幸福和绿色。城市在经济学意义上更为高效,高效里面体现了很多方面,一方面有整个成本的问题,还有效率的问题。


生活在居民人口超过100万的大都会区里的美国人比那些生活在规模较小的人的生产效率平均高出50%以上。印度的城市化与繁荣发展之间存在着近乎完美的关系,平均来看,印度的城市人口每增长10%,人均产值就会增长30%。


城市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的人均收入比农村人口占多数的国家几乎高出4倍。城市更重大的意义是在社会学上而言的婚姻市场,这个小城镇没法提供。大家可以想想,对年轻人来说,一个城市要提供的最重要的功能是什么?是需要提供能够互相谈情说爱的机会,这是城市的第二个功能。


从政治学意义上来说,城市可以提供更加公平合理的机会,即便是贫民窟,也比没有贫民窟好,对那些贫民来说,他之所以来到城市,是因为城市比他原来待的地方更好,在贫民窟,那些人得到的教育、看到的视野、能够看到的机会也比原来待的地方好的多的多。无论从经济学、政治学和社会学的意义来说,我们的城市都需要不断的发展。


今天陆老师也说了,其实城市越大,不一定越糟。城市在打击犯罪和战胜疾病方面取得的胜利为城市成为理想的娱乐和生产场所提供了可能,并可以为城市的人口规模创造充分的条件。我们人类最大的能力是相互学习的能力,城市放大了人类的力量,几个世纪以来,创新总是来自于集中在街道两侧的人际交流。


对中国来说,我认为城市化远远没有结束。从人口角度来说,世界银行指出中国再过30年,我们农村仍将保留2.7亿人,我认为这太保守了。整个美国农村人口几百万人;生活在东京及周边的人口高达3600万,日本弹丸之地生活着1.1亿人口。而我们14亿人口留下10%在农村的话,也就是1亿多,所以我们的城市化远远没有结束。第二,对中国来说,城市真正的转型、深化、升级才刚刚开始,像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某个意义上来说,还没有足够大。我们在未来会有更多的人口流向一二线城市。


中国的城市化,我觉得会给所有的企业家带来巨大的机会。同时发展中国家是未来城市化的主力军,我们看城市化一定要把视野扩展到全世界去。我看到一个比较乐观的预测,就是未来20年内,全世界可能有20亿人口要进入城市,非洲、东南亚国家,还有阿拉伯国家是城市化的主力军,这会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城市化。


这意味着需要更多大型的基础设施建设,在这些地方人们在基础设施上的追加投资,将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时期,这些投资包括学校、医院、电站、国家电网、供水、污水处理、公路、铁路、机场。中国和美国不一样,我们参与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过程将是我们中国企业的全球化过程。前几天埃塞俄比亚航空坠机的时候,机上有8名中国人,在国外任何一次飞机失事,我们都会担心有没有中国人员。


世界的城市化推动了整个供应链体系的变化。城市和基础设施超越了地理分割和国家,这个供应链体系的变化也是整个全球化里面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全球化整体推动了世界的进步,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全球化里面的几个故事。


大家都知道日本和西方最早的接触吗?第一次接触发生在1543年的长崎,葡萄牙人的船舶就是在长崎登陆的。在接下来的300年里长崎成了日本引进西方技术的门户。在19世纪初期,一位日本医生进行了全球第一例全身麻醉下的外科手术,它遵循了欧洲的手术程序,医生在进行麻醉的时候结合使用了东方的草药。所以通过东西方融合,日本在医药方面取得了领先的地位,欧洲用了40年的时间才迎头赶上。这就是一个全球化对社会带来巨大的推动的特别好的案例。


1853年美国军舰来到日本的时候,恰恰因为日本拥有许多接受过荷兰训练的工程技术人员,才使得他们能够迅速地赶上新对手。并在接下来的100年里左右了整个东亚。


中国的故事跟日本不一样,我这里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两访中国茶乡》这本书描述了1842年和1848年中国部分地区的人文风情。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后,英国植物学家Robert Fortune受英国皇家园艺学会派遣,来到中国从事植物采集,将大量的中国植物资源送至英国。1848年,它又接受东印度公司派遣,深入中国内陆茶乡,将中国的茶树品种与制茶工艺引入东印度公司开设在喜马拉雅山麓的茶园,结束了中国茶对世界茶叶市场的垄断。这对中国的经济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第二个例子是《国家宝藏》里面提到我们两千五百年前的老祖宗发明的失蜡法制造的云纹铜禁。故事中提到,抗日战争时期,在云南巫家坝机场驻扎了一个美国的空军部队,部队里有个机械师,当时美国的发动机不是铸造出来的,是锻造出来的,不结实。有一天,他在附近的村子里散步,看到村民在庙里做一个钟,用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方法,也就是用失蜡法。看到这个方法后他很受启发,回美国以后他就用“失蜡法”尝试做了发动机的叶片,很结实,并在美国注册了专利,所以现在发动机的涡轮叶片制作方法实际上来自于我们2500年前的失蜡法。这些都是整个全球化对经济技术方面的推动。


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说过:“反对全球化就像是反对地心引力。”当前的世界里,互联网化的全球体系存在着许多类型的流动:资源、货物、资本、技术、人、数据和观念。目前全球化最重要的节点是城市、港口。现在全球GDP的40%以及全球经济增长的25%,都依赖于商品、服务和资本的跨境流动。而像数据服务这样的知识密集型交易额已经达到13万亿美元。标准普尔指数公司中40%的收入来源于国际市场,目前万得全A指数公司中10%的收入来自于海外市场。


在“冷战”时期和“冷战”结束之初,全球安全被普遍认为是最重要的“公共品”,其主要提供者是美国。在那个年代,全球化就是美国化。但21世纪最为重要的公共品就是基础设施,中国是基础设施的主要贡献者,全球化也不再是美国化。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124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以美国为最大贸易伙伴的国家只有56个。在中美之间很多方面,我们还是有优势的。新一代的地图跟原来的地图完全不一样,原来是地理上的地图,新一代的地图是环境科学、政治学、经济学、文化、技术、社会学的集合点。是关于互联互通而不是对立分割的新地理学。20世纪的地缘政治学是基于麦金德的名言:“谁统治了世界的心脏地带,谁就统治了世界。”在21世纪这句话就应该改为:“谁统治了供应链,谁就统治了世界。”



当然,美国仍然是世界领导者,而且在非常长的时间里,我认为都会保持这一地位。空中客车是一家强大的欧洲公司,但据其首席执行官称,飞机上90%的电子设备均来自美国。微软CEO纳德拉自传《刷新》中提到,1965年《移民和规划法案》通过后,到50周年时共让5900万人移民美国。美国现在才3亿多人口,而且5900万绝大部分是高技术人才,所以如果美国要重新走上对移民和贸易进行限制的话,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大家过五年就可以看到。


全球人口中,40%都在25岁以下,这些“全球化新生代”最认同的价值观就是互联互通和可持续发展。国际化跟全球化完全不一样,国际化程度可能因为产业和周期的原因产生很大的差别,但全球化却是永无止息的不断发展。


中国积极融入到全球化中,中国贸易伙伴合计164个国家和地方,已经超过美国的161个。大家可以看到非洲在迅速的发展,非洲人持有的手机在2016年就超过10亿台了。全球化里面,我们连接一半是不够的,我们要想一想另外一半,除了发达国家以外,另外的50亿人群里面有多大的需求,这也是中国企业家未来巨大的机会。


大家要明白中国在很多制造业方面的优势仍然存在。虽然说中国这几年由于产业转移,据说将有1亿人口左右的人失业。但是我认为大家不用担心。大家如果有太多担心的时候,有机会可以去听听薛兆丰讲的经济学,它常引用一个例子,就是技术进步带来失业的问题。挖掘机的出现,让很多人失业了。你如果不想用挖掘机的话,你会回到用勺子挖土吗。我觉得我们产业转移出去那么多,这1亿人会怎么样,我们只能用想象力解决,这是推理不出来的。但是我认为,一定有条件不会更差,这是我跑遍全球之后可以得到的结论。


最糟糕的地方在哪里?如果一个城市没有足够多的企业家,没有企业,没有资源,这个地方必然衰败,全球都如此。可以考虑小城镇建设,你去看它有没有资源,没有资源也没有企业家,那个城市肯定不行。


而且对中国来说,刚才陆老师说了,我也曾经在一个场合说过,如果整个东北留下一千万人,所有其他人全部移到珠三角、长三角以及其他的地方,对中国有什么影响?这只会让中国经济更好,那么为什么要去振兴那些地方呢?这是从更宏大的视野来考虑这些问题,美国3%的国土面积上生活了2.5亿人,所以很多东西大家不用太担心。


中国企业的海外收入占比在不断的提升,比如美的、中国交建、三一重工等,我看到很多公司在海外的收入不断的上升。未来20年全世界有20亿人口的城市化,大家千万不要忽略了。


前面说推动世界进步的是一个立方体,长是城市化,宽是全球化,高是科技进步。我们人类的故事往往跟科技进步是密切相关的,我们物种的进化,从史前觅食到永久性农业的转化;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和近代早期文明的兴起和衰亡;过去两个世纪的经济发展;农业机械化;工业贸易化的多样性和自动化;能源消费的巨量增长;新的通讯和信息网络的传播,以及生活质量的大幅提高—离不开规模不断扩大,品种错综复杂的材料使用和科技进步。


人类智慧在科技上的运用第一次把这些材料转化为简单的衣服、工具、武器和庇护所,后来又转化为更为复杂精美的住所,宗教及墓葬建筑设施,纯金属及合金,并在最近的几十年转化为广大的工业和交通基础设施,特大城市,合成纤维和合成化合物,并使之成为构建新的电子世界的基础和助推器。


对未来20年的科技发展有很多预测。彼得 ·蒂尔说下一个时代是氧气的时代,不久的将来,我们通过无线网络来传输的信息总量就会超过通过有线网络来传输的信息总量。未来,数据会更多的在每个人的智能设备之间传输,不会回到发射塔、交换机或者“云”里面。


到2020年,超过三分之二的信息传送距离不会超过1公里。很多人说,我不会去跟别人分享我的医疗数据,财务数据、性生活。但这只是你现在的观点,今后人们会去分享这些数据,我们现在还处于分享时代的早期。无人驾驶汽车今后将变成你的新办公室,你用汽车接收的数据将比你坐在写字楼里接收的数据更多。20年以后最伟大的产品现在没有人发明出来。


我们有网络、传感器、机器人、3D打印、基因、合成生物学、虚拟现实、人工智能、5G,无数的技术,但是我们不知道它的集合后果会怎么样。


科技进步也是全球竞争的,我们要看跟全球之间竞争的情况怎么样。中国研发支出在不断追赶欧美,我们一直在上升,国家说不定又会对这块还有更多的鼓励政策。

这里面有很多产业政策的支持,不列举了。这张PPT是2016年做的,医药创新方面有NGS的肿瘤检测,肿瘤免疫治疗、分子代谢、再生医学、医疗信息技术,经过三年的时间,我觉得现在都展现在我们面前。三年前讲这些的时候,国内很多人还不理解这些东西。


在科技进步上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行业的变迁。我们比较美国的情况,看看美国标普指数中行业权重的变化。1974年前,美国的金融行业在比重里面占的是挺低的,1975年以来比重逐渐上升,超过了20%的比重。


信息技术占比经过2000年科技泡沫以后的几次变迁,近几年稳定在20%左右,根据我们的统计,2019年3月还占整个美国标普指数市值的20.6%。医疗保健行业的权重在稳定的增加,2019年3月报14.8%。截止到2019年3月,金融、医疗保健和信息技术三个行业在标普500中合计占比48.6%,几乎占到一半。



看中国的情况,中国正在经历同样的变迁,中国金融行业在万得全指中的市值占比有所下降,但还是超过20%,周期行业的市值占比在08年之后持续下降,信息技术医疗保健、可选消费市值占比不断上升,其上升非常完美的体现了城市化进一步深化的过程。拼多多不是消费降级,是消费升级,是农村人口、四线城市、五线城市的消费升级。


在技术层面我们也在不断的进步,我们的进步已经惊动了美国了,贸易战很大的原因,是我们技术的快速进步,他们有所担心。而且在技术进步上,我们一定要相信年轻人。大家要相信30岁以下的年轻人。我昨天还特意问了一下我的一个小朋友,清华的小朋友创办的公司,去年3亿美元把公司卖给了美国的公司,是中国第一次把一个高科技企业卖给了美国人。我们现在在科技领域的创新,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接下来讲两个我关心的问题,跟大家分享。第一个我认为中国现在这个时点是有史以来最尊重企业家的时候。我们企业家如果去做实业的话,会拥有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竞争条件,还有减税政策、有半导体支持政策、5G发展政策、环保政策、生物医药政策等等。


《孟子》开篇就说: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国?’ 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土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在儒家里面不讲利,他认为上下交征利而国危矣,几千年都是这样的思维方式,用利交互不是好事。这种观念,这种思想,到现在还深深的存在于各个角落。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甚至在《道德情操论》里也讲到道德和私利。互通有无,交换的市场,即便两个自私的人,交换也是为了让对方好才能进行。“每个人都试图应用他的资本,来使其生产品得到最大的价值。一般来说,他并不企图增进公共福利,也不清楚增进的公共福利有多少,他所追求的仅仅是他个人的安乐,个人的利益,但当他这么做的时候,就会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引导他去达到另一目标,而这个目标绝不是他所追求的东西。由于追逐他个人的利益,他经常促进了社会利益,其效果比他真正想促进社会利益时所得到的效果更大。


”我们的传统文化跟市场文化,在某个意义上是有点格格不入的,因为我们认识转变不过来,还不认为市场是组织这个社会最好的方式。我认为现在国家已经从各个层面来说,去支持实业的发展,真正的去尊重那些做实业的企业家。而且现在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国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公共产品—安全、稳定。


第二方面,我认为资本市场第一次听到尊重市场,遵循市场的意愿的监管声音。我在有些场合说过,我在这里也可以再说,一家之言。所谓尊重就要尊重人性,就要公开、公平、公正的对待每一个人。尤其要认识到,贪婪、恐惧、投机、希望都是市场内生的,是资本市场整个系统运行的一部分。


保护投资者,最重要的是保护投资者不上当受骗,要保护投资者投机的权利。美国前证监会主席理查德·C·布里登曾经说过:“证监会不是全能的,保护投资者免收欺诈和市场操纵的损害是我们的职责,但投资者为了追求利润而遭受损失的权利也是不可剥夺的,同样需要我们的保护。”面对股市的涨跌,不是狂热就是哀怨,抱怨政府和监管,抱怨投资者不理性、不能愿赌服输,都不是真正的遵循市场。


我们现在在筹办科创板的时候,你要让资本市场热爱风险或者至少能够正确地评价风险,科技创新才能得到资助。经济发展的箭头尽管在长期的运行中会有一些波折,但是在一个好的资本市场助推下一定会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大家这几年一直在讨论T+O、T+1,以我的经验和实践来说都不是要害,我现在买的时候会首先考虑一年两年会不会卖,所以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但有一点是很有意义的,那就是涨跌停板。


中国要降低股市的杠杆,降低股市的风险,唯一的办法就是放开涨跌停板。你要降低杠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放开涨跌停板限制。问过很多金融机构,没有涨跌停板,对资本市场的配资、融资就会谨慎很多,甚至不知道怎么评估。很多东西是制度造成的,好的制度能够让市场正确地评价风险。没有太高的杠杆,目前国家所有的担忧都会减少,即便暴跌也没太大冲击。


谈到技术,一定要谈到技术和资本市场两定律,2013、2014年我就在讲,今年我要重点的拿出来说一说。第一:人们往往高估技术的短期影响,低估技术的长期影响。这个大家都慢慢体会到了,现在仍然如此。另一方面,大家一定要警惕,技术和资本可以一同躺下睡觉,但绝对睡不了太长时间。技术的变化太快、竞争太激烈,资本态度的变迁需要非常非常快速。不过,无论如何要记住只有较低的价格才能驱动财富。


对于A股,我先讲一个故事,09年时说过,去年10月份的时候,又想起来并讲了,一条河里干了很长时间,一点点水流进来的时候,浮起来的先是垃圾。只有水越放越多的时候,小船大船才慢慢的浮起来,最后才能往前走,垃圾就没人关注了。


中国这个现象我估计很长时间都变不了,到现在,浮起来的很多是垃圾。拿一个数据说明下我们现在的市场水平,我们的A股证券化率仍处于低位,截止到今年的3月7日,A股的证券化率报67.4%,去年是53.1%。我们的证券化率,如果加上港股红筹股和中概股,所有加起来达到85%。但分母每年在扩张,以6%左右的增速在扩张。美国2017年证券化率为166%,与它相比我们总体来讲证券化率不高。另外从图上可看出目前A股的估值仍处于低位。


我们科创板对A股会有什么影响,我也不知道,我引用的图说明1971年2月5号,美国纳斯达克指数正式上市以后,两年内对纽交所没有影响,所以我觉得大家也不用太多担心。


图中也说明中国市场,长期持有力量还是很厉害的。从05年起万德全A不同持有期限的资产组合表现统计表明,周期越短回报越低,周期越长回报越高,如果能持有10年,亏损概率为0,持有期收益率均值为250%。


今天我从城市化、全球化、科技进步的角度分析,中国的企业未来有无限的发展空间,希望对大家有帮助。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已获得转载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图文来源/李迅雷金融与投资(ID:lixunlei0722)


华闻期货官方二维码